在巴黎的第一个月:“好月亮藏在更深的雪里”

在巴黎住满一个月的今日,日历上画着一幅正月十六的满月。如此算起,一个月前兵荒马乱的搬迁,大致也恰好映着满月的光。

这天,颜先生依旧陪在我身边。有些反常地,一整天都是风在巷道里的穿行声,这使我想到了初中年岁里,隔着一条又宽又窄的路的男女生两栋宿舍楼,少男少女们在熄灯前,隔着风的走道喊话调侃。

我们决定在等洗衣机将衣物焕新的间隙去吃炸鸡,我们是时间里的风。

到了巴黎的自己成为了法国高商里的法语与哲学学生。来回学校的火车适合也仅供独处,《文学回忆录》与法语原声的《小王子》是通勤路上的最佳零嘴。我和它们一同看着窗外的太阳升起,途径的树林在雾气中被染上暖色的光。在清晨的哲学课上听西方同学谈论西方哲学起源、宗教门派、自由与独立思考、个人与集体求真… …在这些议题面前,我还尚未有能力产生任何输出,如同在游乐园的过山车上,被一路carry,去参观各色earth-shaking的景观。

巴黎人总使人感受到被爱,被看作精神独立而高贵的“人”。在洗衣房遭遇故障的洗衣机,在赶车时扭伤脚疼到在过道上原地坐下休息时… …在那些自己深感无法独立解决的时刻,总有天使般的人们向我伸出手。

而法语老师在我的求助面前,不断地安慰我“don’t panic”,我开始意识到这句话也是解决诸多法式困境的良药。

从Louvre的古代与古典,到橘园与Orsay的近现代,再到Pompidou的当代艺术,在课余闲暇时分为放假旅行的父母讲解了一条西方美术史的线,与线上的珍珠。这个月的凌乱记忆尚有:在咖啡厅与图书馆自习,和朋友看芭蕾舞剧,伴随着不定期罢工逛书店、展览和集市,在床上看电影… …

最后在十平米的小屋内,关上最后一盏灯睡去… …然窗外还留着一盏月光,在黎明破晓前作我的被。

Leave a Comment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