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乱四月,琐碎春天

四月有1/3的时间处于隔离,安慰自己这段时间完成了最后的考试和论文;1/3处于精神和身体的恢复期,1/3在尝试步入正轨,然后尝试失败。

我很难受,从疫情爆发开始,自己的处境似乎就一直处在暴风中心。不知道是否也出于自己对于一切打破生活平静水面的元素过于敏感。打全场的海外华人,身心真的很疲倦… 在疲倦之余又意识到自己的发声需要精细雕琢,而有时尽管如此也容易惹火上身。于是我开始有些排斥公开的社交媒体。我需要真实的发声,而非为了不知道是谁的人的喜好编织出什么东西。更多的开始在亲近的人身上分担我的想法。而我也开始意识到,有很多在一直真心关心我的家人,无关亲戚的客套,一直和我联系确认我的状况。

最近网上爆出来的留学生隔离时行李被销毁的事件,也与我近在咫尺:同在米兰留学,同期回国,甚至是同一个隔离点。我感到心情不是很好,不知如何疏解,也不知如何可以帮到他。

疫情的背景下,很多活动和分享会搬运到了网上,这个月我也享受了多多少少这样的“红利”,半个月里大概听了有六场?虽然有的分享者让人听得生气和烦躁,但也有接收到对于“躺在床上”这件事性价比很高的信息。

嗯,荷兰的实习准备还是在缓慢而尴尬地推进中…我觉得只要等签证办下来了,其他应该都好说(对于租房,我佛了…)。帮老板写了篇微电影的宣传广告词,意识到自己好喜欢自己的文字落笔作品的感觉,虽然脑子里的才华比起18岁时已经密度没有那么高了。

开始重视拉伸、泡脚、散步;开始看一本心理治疗的书,第一晚看到不知是心理还是physical的高潮:对于心灵的自我解放太舒适了。关于解放的事情还有,和凡姐喝了早茶,和朋友吃了烤肉,和秀婷去莲花山吹泡泡看风筝… …意识到向朋友、向自然打开心扉很重要。

这个月最大的问题是,任务点很分散,自己的思路于是也凌乱不安。而学术的进度过于缓慢,几乎没有进展,出了开始整理之前的学科笔记(为啥本科那么多学分没申请个双学位)。

对于五月的期望:目标清晰,行动力,身体改善,心情健康。

Leave a Comment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