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起伏伏的十一月

荷兰的博物馆再次关门,又开门,又关门。

隔壁的Utrecht突发恐袭,apply了一家国际组织并收到拒信。

对工作开始感到疲倦(wfh,自己一人,对项目推动无力),对其他部门的head做了pre,仍然不知道怎么和大十岁的大朋友们社交;却又还是在不停地被照顾和激励,以及意识到需要让人知道自己重要,在忙,比如update自己在做的事情。

生活上,我去朋友家和朋友和狗住了几天。感到在有质量的社交面前,自己没有那么沉迷于刷手机了,眼前正发生的更为珍贵。但同时也在不断躲避房东,躲避精力的消耗。以后真的不能随便租房子啊!

自己做了汉堡,入手了在欧洲的第一对unique design的耳饰,figure出自己适合港式风格的妆容于是之后就再未失手过。

开始了A1到B1的一个月打卡活动,期间考过了A2。入坑了星座测试app,开始考虑在欧洲买房的可能性。

《令人心动的offer2》开播,没有那么喜欢。《哈哈哈哈哈》笑到我不断岔气,《Emily in Paris》也看完了。

感到相比起minimalism,还是normcore的风格更令我舒服。物品的合适的functionality让我感到满足和幸福(而非象征层面的东西)。

我是什么颜色的?purple as the individual me, green as me in a team and community。

做了好多美妙的梦,大多数是回到了18岁前的时光。梦见了全面展示自己(而非social)的感觉,让我久久回味,不愿醒来。或许没有什么深刻的意义,却是内心健康的疏解口。比起商业环境重的office、重复性劳动,我太想接触艺文娱乐了。

决定有意识地开展写作、visual art(画画、摄影、家居)和audio art(语言、音乐)的活动。

Leave a Comment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